青莲之剑红莲之瞳

以醉之名

以前的文章了,微博里发过,望不嫌弃

扁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今天的排位赛每一场都打的很艰难,一天下来确实很累。

只是扁鹊正准备关门休息时,一只手抵在了门上。

“李白?你来干什么?”看清来人后,扁鹊语气平和地开口,并侧身将人让进了房间。

他已经不想去关心李白是怎么进来院内的了,长久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李白不时的越墙而入,只是今天他着实太累了,并没有精力再去应付李白那些幼稚的无理取闹。

“你要是没什么事就赶紧离开,我要休息了。”扁鹊此刻最怕的就是精力充沛的李白跟他闹腾。

可让扁鹊意外的是李白并没像以往那样活跃,而是一声不吭晃到床边坐下,“小医生今天冷落我了。”

这委屈的语气,不知道又在抽什么风,扁鹊微微皱眉不想理会他。

可下一瞬扁鹊却被李白一把拉了半卧在他怀里,扁鹊大惊,“放开!”

谁想李白竟抱的越紧了,将头埋在扁鹊胸前闷闷地说,“今天你跟了赵云一路,一直在夸他,都不理我。”

扁鹊知道凭他的力量是推不开李白了,加上李白这无精打采的委屈样,他莫名又心软了,于是他乖乖任李白抱着。

好一会儿之后,李白才从扁鹊怀里抬起头,迷蒙的眼睛就这样盯着扁鹊看,扁鹊被盯得不自在了,轻轻推推李白,“先放开我。”

李白乖乖放开了扁鹊。

扁鹊整理整理衣服,正色问到,“又喝多了?”

“嗯。”李白乖巧地老实回答。

“我去给你拿醒酒药。”

“不要,”李白说着又站起来从后边抱住要离开的扁鹊,“不要走,你今天总是想离开我。”

还记着那件事呢,扁鹊扶额。其实也不是什么事,就是今天去参加排位赛,正好遇到和李白,赵云,小鲁班还有后羿同队,他们主要潜伏打游击为主,由于自己在中路方便支援,扁鹊不时赶去和赵云反野,而赵云今天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打的特别亢奋,扁鹊忍不住在全部人面前夸了他两句。后来扁鹊决定去打个蓝,结果刚到蓝霸虎家门口,李白就从草丛里跳出来将他拉进去,开始各种抱怨小医生不关心他,冷落他。扁鹊无语地白了他一眼就跳出草丛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去了。其后的比赛李白总是不在状态,而赵云则是越战越勇。为了赢得比赛,扁鹊还是和往常一样,该支援支援,该伏击伏击,最后他们在赵云的带领下赢得了比赛。然后扁鹊就没在今天的战场上见过李白了。

现在想来这酒鬼又是去买醉了,好吧,看在他醉了的份上。

“我没有想离开你。”扁鹊温顺地任由李白抱着温言安抚。

“那你老跟着赵云跑,都不理我。”

“我那是为了团队利益。”

“那怎么不跟着我呢?”

“因为今天赵云确实很神勇,也需要支援啊。”

“我明明也很神勇,也需要支援啊!”李白不满地将扁鹊搂紧了些。

“……”扁鹊无话可说,今天赛场上李白的表现实在是……呃……

李白见扁鹊不回答,酒醒了些,回忆起今天自己的表现,也觉得有些尴尬,于是放开扁鹊,又坐回床上悻悻地说:“我……我今天这样是因为……你夸了赵云,还老跟着他,我心里吃味,总想跟着你们,所以分心了。”

李白说的是实话。

虽然李白的油腔滑调扁鹊听的已经够多了,但每次听到都还是会忍不住脸上发热。

扁鹊回头看看垂头丧气的李白,别别扭扭地回到床上坐到李白身边,轻声说:“再说你轻功那么厉害,我想追也追不上你。”

李白一听这话眼睛瞬时亮了,“那我以后慢点,你都跟着我好吗?”

“……好。”看在他醉了。

李白满足地躺下,“我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好吗?”

“……好。”看在他醉了。

李白拉扁鹊一起躺下,“我抱着你睡好吗?”

“……好。”看在他醉了。

李白抱着扁鹊心满意足地睡去,一阵不自在之后,扁鹊也在李白怀中温暖舒适地睡去。

爱你已成习惯

“越人,我妈这周末带对象回家,怎么办!”

秦缓刚接通来电,就听到电话那头李白哭天抢地的嚎叫声。秦缓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有些烦躁。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没有我挂了。”

“哎?这难道不是大事吗?搞不好接下来我就得结婚了!”

秦缓沉默。

“越人?”

秦缓挂断电话。

秦缓挂了李白的电话还没得以喘口气,李白的电话又来了。

“李白,现在是工作时间,有什么事快说!”秦缓说话的同时盯着桌上的一打患者病历十分火大。

短暂的沉默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李白委屈巴巴的声音:“我妈让我下班接你回家吃饭。”

秦缓略显尴尬地在椅子上动了动身子,声音也突然平和了好多,“哦,下班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可是越人,早过下班时间了,我都在你们医院门口等了半天了。”
××××××

“越人,你今晚就陪我一起睡吧?我都好久没和你一起睡了!”饭后李白将秦缓拖到自己房间可怜兮兮地说。

秦缓有些困惑地歪着头:“你这次不是只出差了一天吗?”

“是吗?我怎么觉得已经过了好久了?果然对你的思念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只有天天晚上抱着你才觉得踏实!哈哈……而且我们不是好久没在家里一起睡了嘛!”李白一本正经地说着伸手从后边环住秦缓的腰。

秦缓早已习惯了李白这些不正经的话语和行为,所以他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便由着李白了。

明明是张很宽的大床,李白却非要紧紧挤着秦缓睡,秦缓也不扭捏,任由李白手脚缠上自己,这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呢!

“越人,你说结婚,是为了什么?”黑暗中李白紧了紧抱住秦缓的双臂,将脸埋在他发间。

秦缓向后靠靠,真的开始认真思考李白的问题,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李白这两天特别粘人,但他并不会感到烦,相反的,李白这样熟悉的依赖让他觉得很有安心。
××××××

那是两个星期前五晚上,他们也是这样一起躺在床上,李白告诉秦缓他想谈恋爱。

“越人,要不我跟你谈吧?”

“有些事情是朋友代替不了的……”

“那我们以后超越朋友关系做恋人怎么样?”

秦缓沉默了许久,最后坚定地回答,“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你越早舍弃越好,正正经经找个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

秦缓承认,说这些话是违心的。

由于两家一开始就是特别亲密的邻居,李白和秦缓从小便一起长大。秦缓比李白大了三岁,自小就特别宠爱李白,更是容不得任何人让李白受委屈,也正是因为这样,小时候的李白特别依赖秦缓,天天赖在他身边,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的角色似乎慢慢在改变。十八岁那年的冬天,火灾夺去了秦缓的家,父母也在那场大火中离开了他,从那以后,他们的角色彻底互换了,李白的父母坚持让秦缓搬过来一起住,秦缓成了那个被宠爱被维护的人。八年过去了,也许是被宠爱的久了,秦缓已不能习惯一个人的生活,虽然他两年前就从李白家里搬了出来,但自他搬出来后,李白依然以上班更方便为由,长期住跟他一起住。没和长辈共同生活后,李白更是为所欲为,把秦缓的卧室当成了自己的,秦缓为他准备的房间则成了摆设,久而久之,秦缓也不再反对,同床共枕成了日常,虽然偶尔会在暧昧的姿势中尴尬醒来,也不时会被彼此羞人的生理反应地唤醒,但这些,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呢。有时秦缓会想,要是李白能永远这样陪在自己身边就好了,但这样的念头每次都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否定了——他不能这么自私。一直以来,李叔叔李阿姨对他倍加关爱,而李白承载着的是两位老人的期望,他不该对李白抱有任何自私的占有欲,李白该结婚生子,该有自己的生活。

李白想要辩驳,但最终只是在秦缓决绝的态度中沉默了。

第二天,李白没有来找秦缓。晚上睡觉时,秦缓裹紧了被子,突然意识到冬天已经近了。

李白一直没有出现,秦缓好几次拿出手机想要询问,又理智地找不到打电话的理由,总不能问李白为什么不来烦自己吧,不是自己一直嫌他烦的吗?秦缓在恍惚不安中度过了一个星期。星期六,秦缓带上礼物回去看望李叔叔李阿姨的时候,李白也在家,身旁多了位气质不凡的绝色佳人,看见美丽女子挽住李白的纤纤玉手,秦缓莫名觉得鼻子酸涩。浑浑噩噩中周末聚餐结束了,秦缓没有像往常一样和李叔叔李阿姨李白一起度过整个周末,而是在聚餐结束后借口有事匆匆回了自己的住所。或许是累了,秦缓回到住所就将自己扔到床上,一个星期的失眠,趁周末好好补回来吧,秦缓这样想着,将脸埋进枕头。

李白真的找了女朋友呢,这孩子,总算是听话一回了,两个人真真是万分般配呢,郎才女貌,站在一起宛若谪仙下凡,简直不要太养眼。他们应该会结婚吧?然后生儿育女……真好,总算是不负众望了呢。

“真好……真好……”秦缓在被子里反复低喃着这两个字。

突然有人握住秦缓的肩膀将他整个人翻过来仰躺在床上,是李白。多么日常的动作,以至于仰躺的秦缓在和俯身看他的李白对视了好久之后才突然对李白的出现感到吃惊,“李白?你,怎么,来了?”开口是嘶哑的声音,秦缓才意识到自己早已泣不成声。

李白没有说话,只是突然趴到秦缓身上,将头埋进他的颈窝,“越人,你让我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

李白的声音带着哽咽,秦缓感觉自己颈子瞬间就湿了一小片,惊讶得不敢动弹,“李白?”

“对不起,我也想听你的,我是真的真的打算跟她在一起,”

秦缓握紧了双拳,

“她漂亮,风趣,大方……“

秦缓紧咬住下唇,

“大家都说她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我也吻过她……”

秦缓的心紧紧揪在一起,

“我想着时间也许会让我慢慢习惯没有你的世界,让我不再满心满脑都是你……”

秦缓闭上了双眼,即使感觉到李白的脸离开了他颈窝也没有睁开。

“可是我办不到,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在想你,想你清冷的声音,想你不苟言笑的样子,甚至在吻她的时候,我也满脑子都是你熟睡的面容,”

秦缓震惊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了李白深情的注视。

“尤其是今天,当我看到你落寞的眼神,看到你孤独离去的背影,我心疼得要死,我也意识到,离不开的人,不止是我,让你受伤,我很痛苦。所以可不可以不要让我痛苦,不要让自己受伤,陪在我身边,也让我陪在你身边。”

秦缓张张嘴,忘了该做何反应。

李白伸手拂去秦缓眼角的泪水,秦缓条件反射地眨了眨眼睛,李白喉结滚动,迫不及待吻上了秦缓微张的唇……

××××××

陷入回忆的秦缓在黑暗中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子,身后的人立即将他抱的更紧,“越人,你在这样乱动会很麻烦的。”

秦缓瞬间僵住,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噗!”李白笑出声来,放开秦缓打开了床头灯。

“越人,你脸怎么这么红?是想到了什么吗?”李白看着秦缓笑得意味深长。

被拆穿的秦缓瞪了李白一眼,翻过身小声嘀咕,“那么莫名其妙的就被你偷去了初吻。”

“啊,原来是在回味那个吻啊,”李白狡黠地眯起眼睛。

“滚。”

李白附在秦缓耳朵旁,轻轻吹气,“其实,那并不是我们的初吻哦,小时候我不是每次向你索吻你都给了吗?”

“……”回想起李白小时候嘟着小嘴要亲亲的样子,秦缓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另外……之前在家我不是偶尔会去你房间跟你一起睡吗,好几次醒来看见熟睡的你,我都没忍住吻了你……”

“你!”秦缓坐起身来。

“你搬出去后这样的机会更多了,嘿嘿嘿……”李白笑嘻嘻地继续说。

“李!白!”秦缓恼羞成怒,难怪之前不止一次做过这样奇怪的梦,他还因那些梦自责了好久!

“越人越人,你都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李白乖巧地躺回床上,很及时地转移了话题。

“什么问题?”秦缓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就是……我们结婚吧!”说着李白不安分的手又开始在秦缓身上上下其手。

“别闹,这是在家!李阿姨他们都在呢!”

“就是因为他们在所以你才不会反抗的太强烈,不然我哪有机会得手,嘿嘿~”李白说着真翻身爬到了秦缓身上。

秦缓急了,紧紧推着李白,“李白你别闹!明晚答应你就是了!”

李白停下了动作,“真的?”他知道秦缓一直坚守的这条界线有多难攻克,他本来也只是想逗逗他。幸福来得太突然。

秦缓也是一愣,随即赶紧反口,“假的!”

李白的脸暗了下来,将手伸进李白衣服里到处点火,“要是假的那我现在就办了你!”

身上一阵阵酥痒,李白发红的眼睛让秦缓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而且一想到长辈们就在隔壁,秦缓更是羞耻心爆棚,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出声,赶紧制止住李白的动作,“别动别动,我答应你!”

李白果然放开了秦缓,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再多忍耐一晚上,只需再忍耐一个晚上。

重获自由的秦缓慌忙抱起枕头下了床。

“越人,你要去哪里?”

“我还是去我房间睡!”

“别呀,越人你这是怕自己会忍不住对我做点什么吗?”

“你还要不要脸!”秦缓面红耳赤。

“那难道是怕我会对你做些什么?”李白一脸无辜地看着秦缓。

“你!懒得理你!”秦缓抱着枕头开了门,身后传来李白轻声的提醒,“不要忘了明晚的约定哟!”

不是不想,秦缓只是不敢,他怕会辜负了李叔叔李阿姨的信任与关爱……

××××××

“明天李白就要带女朋友到家里来,心情很复杂呢!”秦缓抱着枕头路过李白爸妈的房门口时,门正好没关紧,李阿姨的声音传了出来。

秦缓双脚不收控制地停下了。

“什么女朋友,是喜欢的人!”李叔叔的声音很平静。

“那不一样吗?”李阿姨不满地回问。

“唉,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他喜欢的人是阿缓。”依然平静的声线。

秦缓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想赶紧离开双腿却不听使唤。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之后才又传出李叔叔的声音,“别那么惊讶,你也别太难过,看开点,现在这社会,就随他们吧!”

“啊!真的?”李阿姨压低声音小声尖叫。

“……你也太迟钝了吧。不要太激动。”

“我当然激动了,阿缓以后就是我的儿媳妇了,我跟锦姐姐当年许下要做亲家的预言实现了,瑾姐姐他们泉下有知一定也会开心的!”

儿媳妇?秦缓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称呼,不过嘴角却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心里又甜又暖。突然很想李白,于是秦缓抱着枕头,又转身回了李白的卧室。

“择日不如撞日,不等明天了,就今晚吧。”清清冷冷的声调,脸却红的快要滴血。

“!!!???!!!”李白目瞪口呆,幸福来得太突然。

2018.09.22

还不回发帖呢,来试试凑个热闹